公告公示
站内搜索:

那天,海水正蓝

发布时间:2010-01-08 17:20 [返回上一页]文章分类:海监文化 文章来源:中国海监总队

  中国海监第九支队  潘艳

我不是那种没有责任心的人,八年来,我一直认真地做着本职。

八年的时间,血管里原先滚动着、挥霍着的叫做激情的东西似乎一点点地离我远去……我告诫自己:我过上了一种生活,这生活中有的只是谈漠而没有热情。

于是,工作只是遵循轨迹运转:起床,着装,上岗。生活变得沉闷,甚至是滞息。

记得什么人说过“对工作没热情的人是做不出什么事情来的”。我没有热情,我不可救药。心里阴霾密布,无法开颜,彷徨、无助……

可是,六二六,没有准备,来了。

接到命令至到达集合地,前后不过一小时。没有布置任务,没有说明时间,只是一畏地强调两点:一保证手机畅通,二服从安排——这些是以前不曾有的。

出海,对于我,似乎更多的代表了一种习惯,我习惯了海上的风、海上的浪、包括大海那强烈刺人的辐射……因此,对它我谈不上愿意与不愿意,但一想到无聊的海上生活:没有网络,不能连集地追踪连续剧,甚至手机都无法畅通……烦躁在心底莫名地滋生!

集合地出奇地安静。领队简要地说了几句之后,将钱包、身份证、钥匙放进了办公抽屉,拿出笔和纸写下:家里电话×××,×年×月×日欠××元钱未还…

此景此象,让一直从事行政执法而未从涉及过维权执法的我心悬到了嗓子口。难道这就是维权执法?难道此次前去协助工作就将意味着一去就不回?不敢多想。

大家一一效仿,气氛严肃得不敢多讲一句话。

船,在无边的海上行驶,我和小梁分在了影像组,由老陶带着主要负责摄像、照相工作。

黑夜与白天有规律地交替着。巡航船只平静、详和地按计划航行,直至六月二十六日

有争议的海域。

越方船只兹事挑衅,多次对我方矿产勘探为任务的航行船只进行阻挠干扰。喊话无果的情况下接到发来命令:捍卫我国海洋权益,对兹事船只进行撞击!

命令的下达,意料中同时也是意料外。

枪,我立马想到了枪!船身贴着船身的撞击,如此近的距离,枪支的命中率会是多少?我想到了家,想到了父母,想到了我那刚上幼儿园的女儿……

目光触处的同仁们沉默、淡定……

老陶,我,小梁三人面对面地站着。

瞬间的沉默——

“我先上!”老陶的后搭在我与小梁的肩头,“这是我的责任!你俩还年轻,一个孩子还小,一个恋爱都没谈,若不幸发生了什么事,你俩再顶上!”

老陶拳头压着的肩膀,感觉一股汹涌的力量开始渗透至全身。

“我先上!”生命处在极大威胁的时刻, 深邃、本然、无需任何回报的三个字,让我深深地震撼! 

 心怦然地跳动着,紧张、激动、亲切,泪水不自觉地涌了出来,注视着老陶,直至匆忙的身影消失在船舱拐角处。八年的淡漠在这一瞬间被彻底摧毁了。 

检讨——

自责——

双方船只前后周旋,竞技,一决高低。

 “砰!”撞击声袭来,船身倾斜10°、20°、25°、30°……

指挥船再度发来命令:关闭所有门窗,做好一切沉船准备!

惊心动魄的战斗,由始至终,至少我这样认为。

……

终于,越方船只退出争议海域。

次日凌晨。

猛地,越方援船一夜间增至将近三十艘,而我方巡航船只却不到十艘。

危难袭来,比先前更是猛烈,后怕。

低气压不期而至。天,黑,阴沉,甚至有点恐怖。沉闷的天空开始如人的情绪被尽情地宣泄,大雨开始往下倾泄,伴随着6-7级的狂风,船身倾斜超过了40°。

人无法站立,一切是那么地让人苦闷!

看着被大雨猛烈袭击的窗户,突然,一种近似“疯狂”的感觉向我袭来——它仿佛来自于声音的记起,仿佛是来自于行动的呼唤!更仿佛是来自于对生活的热爱和憧憬!
   
暝暝中,感觉自己八年来苦苦的寻找终于有了答案:年过五旬的老一辈海监人,用自身的言行向我们展示了其忘我的工作热情。而作为海监年轻力量的我们,难道就不应找回我们的使命感?责任感?光荣感?

老陶的生命激情在骨子里透出,这种透出影响了他人,并且这种影响注定会雄伟而壮观地延续……
   
狂风大浪比先前更猛烈了。

这一刻,心中已无所惧怕,唯一的念想就是:拿着像机,走出船舱,为我们可爱的海监人留个影,那些,与之朝夕相处,但从未发现其如此美丽的同事们!他们的声音,他们的气息,他们的身影……

于是,我走出了船舱。脚步踏实有力,并且无怨无悔。

……

巡航归途。

开刚蒙蒙亮。

看着无边的大海,我告诉自己:六二六,碰上的事,遇见的人,听到的话,让我找回了生命里最珍贵的东西。它让我战胜骨子里积留余存的忧郁与厌倦,热爱生命,热爱生活,热情地对待这个丰富丰饶的喧嚣世界,热情地对待自己光荣而神圣的海监工作——我想,再也没有比这样更幸福的事情了。

六二六,曾经的六二六日,从打身边呼啸而过,但它会在记忆里永驻。因为,那天,我清楚地看到了海水正蓝……

 

上一篇:守护在江苏海岸线上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